成都家具工厂即将搬离 新成都不需要低端制造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09-13 11:48

核心提示:3年谁搬走,5年谁搬走,环保过后,成都现有家具园区搬离的传言一直就在。这并不是空穴来风!新一线城市排名榜首,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布局,成都的发展日新月异,节奏正在不停的变化,这一系列的改变将打破原有产业布局。9月26日,成都市规划局对外详细解读了成都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未来五大战略规划。这些规划与成都家具企业的未来命运息息相关,因为规划上看不到家具相关制造业在大成都范围内有容身之地。下面就跟随香河家具网的小编来了解一下吧。
3年谁搬走,5年谁搬走,环保过后,成都现有园区搬离的传言一直就在。这并不是空穴来风!新一线城市排名榜首,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布局,成都的发展日新月异,节奏正在不停的变化,这一系列的改变将打破原有产业布局。9月26日,成都市规划局对外详细解读了成都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未来五大战略规划。这些规划与成都家具企业的未来命运息息相关,因为规划上看不到家具相关制造业在大成都范围内有容身之地。下面就跟随香河家具网的小编来了解一下吧。
 
98%家具工厂将搬离成都!
 
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政策详解
 
未来五年,成都将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打造西部经济中心、西部科技中心、西部金融中心、西部文创中心、西部对外交往中心和综合交通通信枢纽。此外,成都还将优化拓展城市空间,提升城市宜居性和舒适度,坚持“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格局,促进城市可持续发展。
 
东西南北中产业规划  
 
东进:指沿龙泉山东侧,规划建设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和现代化产业基地,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即成都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
 
南拓:为高标准、高质量建设天府新区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西控:指持续优化生态功能空间布局,发展高端绿色科技产业,保持生态宜居现代化田园城市形态。
 
北改:意味着建设提升北部地区生态屏障,加快城市有机更新。第一是提升宜业宜居的社区环境,第二是提升支柱产业的能级,第三是提升市域的生态屏障功能。重点是推动整个北部区域,以北向的德阳、绵阳共建一个产业集群,来推动城市区域的协同发展。
 
中优:优化中心城区功能,降低开发强度、建筑尺度、人口密度。
 
与家具相关的重点:
 
简阳坚持产业分区、集约开发、集群发展,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重心东移,空间上形成空港新城、淮州新城、简州新城、简阳城区等产城相融的功能板块,开辟经济社会发展“第二主战场”。简州新城的新城营造模式由过去的‘产、人、城’转变为‘城、人、产’。(以居住为主,产业被边缘化,空港新城没有家具企业的空间)
 
彭州未来重点发展航空和绿色化工业。
 
崇州大邑县邛崃西控”位于成都市西部,包括8个区(市)县,从被向南分别是:彭州市成绵高速复线以西部分,都江堰市、郫都区、温江区五环路以外部分,崇州市、大邑县、邛崃市部分区域和蒲江县,全市“西控”区域面积为7185平方公里。而此次“西控”,重点便在于控制开发强度、产业门类、生态红线,实现整个区域更高品质、更可持续的发展,为此,市规划局制定了“三控制三强化”的规划策略,来实现对西控区域的更高品质、更可持续的发展。控制土地开发强度,实施规划规模减量,鼓励通过旧城改造,调迁低端低效产业的方式获取发展空间。
 
在产业上,“西控”区域今后还将控制产业门类,重点发展绿色低碳科技产业,将针对既有产业,制定了产业逐步退出名录,把与“西控”区域定位不符的产业逐步清除,同时针对新引入企业,制定了项目准入、环境准入、投资准入的标准。促进西控区域的产业园区发展,对每个园区坚持一个确定的主导产业,发展先进制造业,提升产业园能级。(重点发展绿色低碳产业,低端制造将被逐步清除,想留下就得工业4.0,升级成全智能化工厂,只有2%的家具企业能办到)
 
新成都不需要低端制造
 
产业是城市经济发展的命脉。未来成都将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体系。成都将按照产业发展战略规划和城市功能分区,科学定位20个工业园区、10个工业集中区的产业方向,制定园区产业发展目录和规划建设导则,推动优势产业、优秀企业向特色园区集中,引导优质资源配置向特色园区倾斜。培育一批本土企业进入中国500强、民企500强和领军企业。
 
同时,成都还将顺应产业跨界融合趋势,发展研发、设计和营销、结算、物流等2.5产业。记者了解到,将来,成都还将被打造成为“非遗之都”“音乐之都”“设计之都”和“会展之都”,优化文创产业空间布局,构建文创产业集聚区和文创产业带,打造一批重点文创产业园区和文创特色街区。优先发展现代新兴文化业态,推进传统文创产业转型升级,构建以音乐、文博、设计、动漫、影视等为重点的现代文创产业体系。说了这么多,就是跟家具制造没有一点关系。
 
挣扎:北京深圳给出答案,外迁是唯一出
 
北京和深圳和成都一样,全部都都是家具企业的大本营。从他们的案例看能给成都家具企业一些参考。《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明确规定的目录中,家具制造业为重点限制行业。事实上,自进入限制目录,惨烈在“非首都核心功能”中后,上千家家具企业就开始紧锣密鼓的操持外迁。
 
北京:一律外迁  一个不留
 
不管是谁,一律外迁,一个不留。这是北京家具企业遭遇的情况。只有一条路就是外迁。虽然家具生产的污染是个大问题,但这个烫手山芋带来的财政收入、用工市场和投资诱惑足以让各地方垂涎。
 
承接园区主要有:唐山芦台家具产业园、环渤海(天津汉沽)家具产业园、北京(深州)家居产业园、江苏邳州官湖木制品与木结构产业园、广平云谷国际家居产业园、京津冀家居产业园(白沟)、京唐家具产业园、北方(乌兰察布)家居产业园。我们熟知的意风家具、华日家具、非同家具、HC28、楷模木门、KD定制等京籍企业2017年3月正式宣布将工厂迁入邳州官湖木制品与木结构产业园。
 
珠三角:城市转型  外迁不可避免
 
珠三角的外迁从2008年就开始了,现在的成都跟那时的深圳很类似。都正经历一次大变局:在一定过渡期内,逐步淘汰高消费、高污染、工艺技术落后的生产型企业,存在下来的企业将积极增加资本、技术投入,促进产业升级,推动加工贸易从以加工出口劳动密集产品为主向以资本技术密集型高增值产品为主的转变。珠三角各城市已确定基本定位:深圳发展高科技,广州重点发展大型装备制造业。这样深圳家具也只有外迁一条路可走。
 
家具企业的经营模式是“两头在外”,即“原材料在外、市场在外”,是成本导向的“游牧型经济”,“逐水草而居”,以追逐低廉的生产成本为特点,这显然与珠三角的城市转型、产业升级相背离,也让珠三角产业升级承受着不可避免的阵痛。随及深圳的大大小小家具企业都开始把工厂外迁,只在深圳保留研发和营销中心。如今他们已经度过阵痛期。
 
编者语:
 
从成都最近的发展势头和战略规划来看,未来的成都走的是高端产业与文化音乐旅游战略,轻污染是必须的。在他们看来,家具企业已经在拖整个成都发展的后腿,外迁是不争的事实,只会是什么时间开始发生的问题。你有一百种借口,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百种手段。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醒成都家具企业们,从北京深圳的案例来看,此事涉及面和深度一定会很透,也就是说,不管你现在是否在园区,是否是自己买的地,只要在规划范围内,一律都是高风险。这个范围现在来看包括了成都家具聚集的几大集中区,彭州、崇州、大邑、新都、温江、双流、郫县、邛崃、简阳等等。未来:跟珠三角家具企业当时一样,工厂外迁,将研发和营销中心留在成都,会成为为数不多的选择。